2017香港马会开奖直播
B座西窗
“华北人民文工团”长途跋涉开进北京
2017-09-12 17:54:56

  当年,华北人民文工团,从延安撤出,长途跋涉,与敌周旋,终于开进北京。一路上,边演出边做宣传工作。进了北京,又为清华、燕京学生以及广大老百姓带去精神食粮。作为从山沟沟里走出来的文艺工作单位的一员,作者满怀自豪地讲述了这一过程。

  “堂·吉诃德”登上土坯戏台

  1947年夏,我是晋冀鲁豫人民文工团的一名团员。在我们撤出延安以后,延安中央党校文工室、延安中央管弦乐团等单位,经过长途跋涉,先后也来到晋冀鲁豫人民文工团所在地——河北省武安县河东村。这里面有著名作曲家贺绿汀、大提琴演奏家张贞黼、管弦乐指挥李德伦、小提琴演奏员李珏,还有《团结就是力量》的曲作者卢肃、民歌歌唱家李波、著名演员于村等,真可谓人才济济。

  当时陆续排练了一些节目,除了为群众演出一些秧歌剧和小型节目以外,还联合排练了翻译的话剧《解放了的堂·吉诃德》,在晋冀鲁豫中央局所在地冶陶村,为正在召开的土地改革大会演出。导演刘郁民、贺绿汀为该剧谱写了配音音乐,指挥李德伦。戏虽然是外国戏,台子却是很土的,是用土坯垒成的。演出时,周围挂上深绿色的幕布,台子前面一边挂上一个大汽灯,就可以开演了。下面的观众席是一片像场院似的坝子,座位更是多种多样:马扎、土坯、砖头、小板凳、可坐几人的长板凳。这是散戏以后我看到的景象。观众有边区的和部队的首长、各分区的领 导、机关干部等。

  2017-09-12石家庄解放,晋冀鲁豫解放区和晋察冀解放区连成了一片,成立了华北解放区。文工团奉命北上,于1948年6月陆续抵达石家庄。2017-09-12,晋冀鲁豫人民文工团和延安中央管弦乐团等单位正式合并,成立华北人民文工团,直属华北局,团长李伯钊,副团长是贺渌汀和我们的大提琴老师张贞黼。

  不久开始排练由阮章竞编剧、梁寒光作曲的歌剧《赤叶河》,指挥李德伦。1948年10月在石家庄公演,受到热烈欢迎。剧情主要讲土地是怎样来的:幕一拉开,一位老农一边锄地一边唱道,“祖祖辈辈开荒山!”农民开荒种地,出现了地主、富农,霸占农民土地,封建剥削,到解放土改。之后,乐团排练管弦乐节目, 乐曲有贺绿汀作曲的《晚会》、《森吉德玛》、《山中新生》、《新民主主义进行曲》和莫扎特的《弦乐小夜曲》。

  为高等学府学子们演出

  1948年12月初,我们接到通知,要求全团第二天立即出发北上,迎接北平解放!我们用几辆大车把大家的行李、布景片、道具、乐器装上。一路经过保定、徐水、定兴、涿县、良乡、长辛店。到了长辛店,因为战火在北平郊外打得激烈,我们又退回良乡停留了比较长的时间。

  1949年1月中旬,我们从青龙桥向清华园进发。我们准备在清华大学的大礼堂演出歌剧《赤叶河》,随后开始排练。这是文工团第一次为大城市最高学府的学子们演出,第一炮是不是能打响?出乎我们意料,演出的第一场,过道上也挤满了人,连窗户上都坐上了人。

  文工团还为学生们举行了音乐晚会,有贺绿汀、梁寒光的曲子,也有莫扎特的作品。李德伦和他过去相识的朋友相遇,有清华大学音乐室的,有学校管弦乐队的,如茅沅、李致中、拉小提琴的何士候、拉大提琴的陈平、拉大贝司的岑乐驷等。接着又去不远的燕京大学演出。虽然燕京大学是一座教会学校,但有党的地下组织,多年来在国统区进步学生运动中也是一支不可缺少的重要力量。我们的演出同样受到极其热烈的欢迎。

  我“号”上了宋哲元的房子

  2017-09-12西直门打开了,国民党的岗哨撤掉,换上了解放军。2月1日清晨,队伍出发,穿上洗得干干净净的棉衣,左臂戴上“军管会”的袖标。当时文工团只有60多人,排成一字队形步行进城,路两边是荒凉的土地。

  2月3日,解放军从永定门进城,举行了隆重的入城式。我们都去参加,带上腰鼓,扭秧歌。站在前门大街北口路东拐角的地方,解放军气势磅礴,坦克、大炮轰隆隆,排山倒海地开过来。群众尤其是青年学生热情澎湃,蜂拥而上,不少人爬上坦克、大炮,奋力呼喊:“我们解放了!”有的学生在炮身上、自己背上都用粉笔写上大字“解放了”!

  原来以为解放军会开进天安门广场,谁知从前门楼边向右转进入了东交民巷,这既出乎意料,又大快人心!这里原是外国大使馆集中的地方,不是一般中国人随便可以出入的,真让人们出了一口气!后来,全团又搬到东华门,不久即开始在西长安街路南的新新电影院(现首都电影院)演出歌剧《赤叶河》,上演一个月场场爆满。

  不少热血青年要求加入文工团,参加革命。人员越来越多,住房成了问题。领导把我找去说:你是从北京走的,对北京熟悉,交给你“号房子”的任务。这是老区的习惯做法。那时的部队和单位并没有自己的营房和宿舍,都是在老乡家借房住。进了一个村,就挨家挨户了解老乡有没有空房,有,就画上记号,分配大家住下,老乡们都是热情欢迎的,这称之为“号房子”。在城里“号房子”,当然不能打搅老百姓。我背上一个包,约上一个伴儿,就出发了。原来我家住史家胡同,对这一带熟悉,就朝西堂子胡同去了。走到东口,见路北一栋小洋楼,心想准是国民党大官的官邸,属于应该没收的敌产,就敲门进去了。

  一位老大爷给开了门,我问这是谁的房子,回答说是宋哲元的。我心想这大概没有问题。见是一座二层楼,进入楼内,是一个很大的厅,映入眼帘的一幕让我呆住 了:一袋袋白面从地板直堆到天花板,怎么也不止100袋!我心中立刻有点反感,围城期间,老百姓买不到粮食,他们却囤积这么多白面!从这栋楼出来往后面走,又是一座楼,穿过去是一个不小的后院,院子的东北角有一座小佛龛。西边还有一个小跨院。出了这个院落,回到东华门向领导汇报,就觉得这座院落应该没问题。后来领导派别的同志接收了这座院落。    路奇 据《北京青年报》编辑:张晨晔

| 相关
| 微矩阵

扬子晚报网(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)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

地址: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:210092 联系我们:025-96096(24小时)